第35章 往而不害

【原文】
 
执大象①,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乐与饵②,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③。
 
【注释】
 
①大象:即“无象之象”,指“道”。
 
②饵:精美的食物。
 
③既:穷尽,完的意思。
 
【译文】
 
掌握“大道”的人,天下就会向他归顺;归顺、投靠他而不互相妨害,于是大家都和平安泰。动听的音乐和美味的食物,能使过路的行人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可是对“道”的表述却平淡无味。你想看看它却始终看不见,你想听听它却始终听不到,但是它的作用却无穷无尽,没有限制。
 
【解析】
 
这一章讲大道的运用和本体。从运用的角度讲,能够按道的法则行事,就会得到天下人的归顺,没有祸害。从本体的角度讲,大道无形无相,说出来也平淡无奇,但是能用之不竭。本章旨在说明,认识大道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关键,也是实现人生意义的根本。因此,人们切勿舍本逐末,背离大道,为一时的名利所诱惑。否则,不但不能实现心灵的自由,也会对人生的归宿产生疑惑。
 
“执大象,天下往。”在本章中,老子提出了“大象”的概念。这里所说的大象,指的是道的法象,它类似于路线图。在老子看来,如果能够掌握大道的大象,就能得到天下人的归附和顺从。在上一章中,老子谈到得道之人从来不以万物的主宰自居,也不高傲自大,但是能得到万民的尊敬和爱戴。得道之人与大道相似,也一样的气象宏大,一样的无欲无求,不计较得失,而不以天下的主宰者自居。他从不干涉其他人的自由,使人们感到非常安全可靠。正是这个原因,万民才会投靠他归顺他,从而成全了他的美名。
 
“往而不害安平太。乐与饵,过客止。”大道无处不在,但是人们却不能看见它、听到它。大道就像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它没有华丽的外表,既不会引诱外物,也不会为外物所引诱。大道有什么样的作用呢?道可以让人们都投向它而不相侵害,使人们生活安定,关系和睦。得道之人与大道同在,他们具有大道的一切特征,人们都心甘情愿地归顺他。但是,这种归顺与世俗意义上的归顺有极大的不同。世俗所说的归顺是由于名利的驱使,指的是人们为了追名逐利和满足自己的需求及欲望,当欲望有了实现的物质前提时,他们就会趋之若鹜。这时,老子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人们都有享受美食的欲望,当人们看到美味佳肴的时候,谁又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呢?这里的“乐与饵”,又可以指流行的仁义礼法之治,而“过客”也可以引申为执政者。老子在本章中告诫那些执政的官员们不要耽于声色犬马之中,应该归附于自然质朴的大道。只有顺应大道,才能实现国家大治和人民安定。
 
“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大道是无声无形的,不会对人们构成诱惑。而我们既看不见它,也摸不着它,所以也就很难执着地追求大道了。尽管人们不需要争夺和占有大道,但是大道却能使我们受用不尽。因此,得道之人从不对人们进行声色诱惑,因为他们深知,声色诱惑不能维持太长时间,一旦诱惑终结了,就会引起人心的不安,到时天下大乱就成必然之势了。所以,得道者以大道修身治国,人们自然会受益无穷。
 
追求享乐是人生而具有的本性。在物质丰富的社会中,人们很难克制自己的欲望,必然会想方设法满足自己的占有欲。如何才能在现实生活中追求大道呢?这就需要人们有清醒的头脑了。

王弼《道德经注》
 
大象,天象之母也。不炎不寒,不温不凉,故能包统万物,无所犯伤。主若执之,则天下往也。无形无识,不偏不彰,故万物得往而不害妨也。人闻道之言,乃更不如乐与饵,应时感悦人心也。乐与饵则能令过客止,而道之出言淡然无味。视之不足见,则不足以悦其目;听之不足闻,则不足以娱其耳。若无所中然,乃用之不可穷极也。
 
道的大象是天象的本始。不热不冷,不温不凉,所以才能包容万物,对万物都没有伤害。道如果施加影响,天下都要跟随。道是没有形象、没有意识的,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偏向、提倡的,也没有限制、打压的,所以万物跟随它而不产生冲突。人们听到道的言论,不如音乐和美食能够使人心喜悦。音乐和美食能够让过客止步,而道说出来平淡无奇。看它不起眼,不够漂亮,不足以悦目;听它平淡无奇,无法使听觉感到享受。道好像实现不了什么价值,然而道的作用却取之不竭。
 
苏辙《老子解》
 
道非有无,故谓之大象;苟其昭然有形,则有同有异,同者好之,异者恶之,好之则来,恶之则去,不足以使天下皆往矣。有好有恶,则有所利有所害;好恶既尽,则其于万物皆无害矣。故王者无不安,无不平,无不泰。
 
作乐设饵,以待来者,岂不足以止过客哉!然而乐阕饵尽,彼将舍之而去。若夫执大象以待天下,天下不知好之,而况得而恶之乎?虽无臭味、形色、声音以悦人,而其用不可尽矣。
 
道不是物质性的,所以叫伟大的形象。如果道真的有形态,那么它同万物相比较就能看出有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对相同的喜欢,对不同的讨厌,对喜欢的提倡,对讨厌的反对,这样就不可能让天下万物都跟随它了。有喜欢的和讨厌的,就有提倡扶植的和限制打压的;如果没有喜欢和厌恶,那对天下万物就都没有伤害了。所以真正的领袖没有哪种事物、环境让他不安,对万物一视同仁,对一切事情泰然处之。
 
演奏音乐、烹调美食来接待客人,怎么不够挽留客人的呢?然而音乐停止、美食罄尽,客人就要离去了。如果拿道来款待天下,天下难道会不以道为美好,反而厌恶它吗?道虽然没有香味、美丽的外表和悦耳的声音来愉悦人的感官,但是它的作用是没有竭尽的,而不像音乐必然会停止,美食必定会享尽。

本站开通评论功能,欢迎讨论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