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柔弱处上

【原文】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犒。故坚强者死之徒①,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②,柔弱处上③。
 
【注释】
 
①徒:一类的人。
 
②下:劣势。
 
③上:优势。
 
【译文】
 
当人活着的时候,他的身体十分柔软灵活,可是他死后身体就会变得枯槁僵硬。万物草木生长的时候形质是柔软脆弱的,死了之后就变得干枯残败了。所以坚强的东西属于死亡的一类,柔弱的东西属于生长的一类。因此用兵逞强就会招致失败,树木强大就会遭致砍伐摧折。因此凡是坚强的往往处于劣势,相反,柔弱的往往能处于优势。

【导读】

兵势强劲就会遭到灭亡,树木繁盛就会遭到砍伐。坚强的东西倾向于死,柔弱的东西倾向于生。坚守雌柔才是保全生命的根本,一味逞强只会自取灭亡。
 
【解析】
 
这一章老子以人和植物的生死状态来说明柔弱胜刚强的道理。任何事物强大了都会走向灭亡,这是自然法则。所以有道处柔弱而无道处刚强。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稿。”人活着的时候,面色红润,身体柔弱灵活,行动自如。人死了以后,身体就变得坚固僵硬硬了,死亡是任何人也无法摆脱的命运,有生就有死,这是自然规律,谁也不能免于死亡。接下来,老子产从人的生死又谈到了植物的生死状态,万物草木有生命的时候形质是柔软脆弱的,死了就变得干枯残败了。不管是人还是花草树木,活着的时候是柔弱的,而死后就变得僵硬起来。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意思是,坚强的东西属于死亡的一类,柔弱的东西属于有生命的一类。
 
“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一支强暴不义的军队必然灭亡,一颗僵硬枯槁的树木必被折断,因此,强大位于下位,柔弱居于上位。
 
这一章老子以人和植物的生死状态来说明“柔弱胜刚强”的道理。任何事物强大了都会走向灭亡,这是自然法则。所以有道处柔弱而无道处刚强。

王弼《道德经注》
 
强兵以暴于天下者,物之所恶也,故必不得胜。
 
强大的武力是以暴力的毁伤作用于天下,是万物所厌恶的事,所以肯定不能得胜。
 
苏辙《老子解》
 
冲气在焉,则体无坚强之病;至理在焉,则事无坚强之累。兵以义胜者非强也,强而不义,其败必速。木自拱把以上必伐矣。物之常理,精者在上,粗者在下,其精必柔弱,其粗必强大。
 
体内有气机的流动,身体就不会患僵硬的疾病;有真正的道理指导,事情就不会陷入僵局。军事行动是以正义的动机取胜,而不是武力的强大,武力强大而不正义,失败很快就会来到。用两手能够合拢的大树上面的枝叶必须剪掉。事物普遍的原理,精细纤巧的事物在上,坚实粗大的事物在下,精细的事物必然柔弱,坚实的事物必然刚强。

【经典解读】

无论人还是草木,活着的时候都是柔软脆弱的,而死了以后则是坚硬枯槁的。老子通过对社会和人生的深入观察,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个现象。于是总结出“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的道理,即坚强的东西倾向于死亡,柔弱的东西则能够长期生存。因此,老子认为,人生在世,不可逞强斗胜,而应柔顺谦虚,有良好的处世修养。
 
对于一个人来说,要知道“守下”、“不争”的道理,遇到争论时,不妨对自己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争强好胜,不仅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还会扰乱自己的心情,破坏自己的形象,同时这也不是一个君子应该具有的美德。孟子就说,“无辞让之心非人也!”作为一个统治者则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不可恃强凌弱,不可残虐人民,只有甘居下流,才能容纳百川,才能为天下谷。
 
孔子听闻老子贤能有道,就率领弟子去向老子求教,希望在他身上可以得到人生智慧。见面以后,孔子恭敬地向老子请教为人处世之道。老子看了看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张开嘴,伸了伸舌头然后就继续静坐冥想了。孔子的弟子们都十分不解,离开以后,问孔子老子想要表达什么。孔子说:“他张开嘴是要我们看他的牙齿已经快掉光了,伸了伸舌头是告诉我们他的舌头还灵活得很呢。这是在教导我们,越是柔弱的东西越是能够保存长久,越是坚硬的东西,越容易损毁。”《菜根谭》中“舌存常见齿亡,刚强终不胜柔弱”就是从此而来的。

【哲理引申】
 
人生就像大海,不会永远风平浪静,当危难的狂风暴雨袭来时,如何才能保全自己呢?很多时候,困难远远超出自己的力量,一味地抗争只能导致失败,甚至死亡。这个时候,不妨想想老子说的“柔取生,强取亡”,暂时退一步,暂时忍一会儿,雌伏待机,相时而动。历史上唐宣宗李忱就是通过守下、守辱最后登上了皇帝的大位。
 
李忱是唐宪宗李纯的第十三个儿子,他的母亲地位很低,是作为叛臣的罪奴而被送进皇宫的。因此李忱不被周围人看好,尤其是在他幼年时,父亲唐宪宗就被宦官杀害了,李忱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宫中可谓孤苦伶仃。
 
唐宪宗死后,穆宗李恒登基,四年后穆宗服长生药病逝。之后穆宗之子李湛接任,但他只活到了十八岁就驾崩了,驾崩后文宗李昂、武宗李炎相继接任。在这长达二十年的时间中,李忱作为皇叔地位十分尴尬。李忱不仅得不到侄子们的信任,甚至屡受猜疑,尤其是文宗、武宗两位皇帝对其心存芥蒂,非但不以礼相待,还想方设法地找机会迫害他。李忱深陷危机,几乎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于是他低调为人,不接触朝廷大事,平时也闭门谢客,不与大臣们相互往来。在唐武宗登基之时,李忱为了避祸,便“寻请为僧,行游江表间”,远离是非之地。
 
为僧的李忱法号“琼俊”,远离朝廷,居住于深山之中。但他并未归心于佛,而是如诸葛亮躬耕南阳,姜太公垂钓渭水一样韬光养晦。一方面他深入底层,了解民间疾苦;另一方面不停地通过秘密渠道,打探宫内的情况,为自己以后的崛起做铺垫。与人相处时,李忱谨言慎行,不谈世事,但雄才大略却从未忘却。
 
一日,李忱与黄孽和尚在山中闲聊,面对山崖对面的飞瀑,黄孽和尚出口吟出一道上联:“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李忱略加思索,脱口而出:“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黄冀听了,欣赏有加,也知道了李忱的大志仍在,暂居佛门只是静待时机。
 
经历了“千岩万壑”之后,李忱果然很快迎来了他的“大海”。公元846年,忍辱负重二十多年的李忱,在太监们的拥戴下从侄儿手中夺取了大权,登基为唐宣宗。由于他在民间流连多年,深知黎民疾苦,于是躬行节俭,采取了很多利国利民的措施,颇有作为。
元芳,你怎么看?
  •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