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行于大道

【原文】
 
使我介然有知①,行于大道,唯施是畏②。大道甚夷③,而人好径④。朝甚除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⑥,财货有余,是谓盗夸⑦。非道也哉⑧!
 
【注释】
 
①介然:微小。
 
②施:即“邪”字。邪行,邪径。
 
③夷:平坦。
 
④径:邪径。
 
⑤除:清洁,整齐。
 
⑥厌:通“餍”字。

⑦盗夸:指盗魁。
 
⑧也哉:语气词连用,表示肯定、感叹的语气,可译为“啊”、“呀”。
 
【译文】
 
假如我稍微地有了认识,行走在大道之上,唯一担心害怕的就是走上歧途。其实大道十分平坦,可是有的人偏要舍弃大道而寻觅小路。朝廷已经非常败坏,农田也已荒芜,仓库都已空虚,还穿着华丽的衣服,佩带锋利的宝剑,精美的食物早已吃厌,搜刮侵吞了大量的财货,这就是盗魁贼首啊!其所作所为实在是不合天道啊!
 
【解析】
 
本章中,老子重点从反面论述了“道”,即从与大道相违背的小径的角度反衬出大道的重要性。老子指出,那些与君王放着平坦的大道不走,反而喜欢走邪径。结合老子的政治主张,可以知道,这里的大道,指的便是采用清静无为的方式治理国家,不去颁布过多的政令,不发动无谓的战争,尽量不去骚扰人民。同时,统治者本人也应克制自己的欲望,不给人民增加过多的负担。如此,必然会使国家昌盛,人民安居乐业。而所谓的走上邪径,则是指统治者违背治理国家的大道,穿着漂亮的衣服来显示自己的尊贵,佩带着锋利的宝剑以夸耀自己的强悍,饱餐美味佳肴,占有富余的财货而不去接济他人,像个强盗头子那样。总之,就是不知道体恤人民,一味放纵自己的欲望。走邪路的结果必然是朝政腐败不堪,百姓的田地一片荒芜,国家的仓库空虚。这里,老子的话实际上并未说尽。其隐含的意思便是,既然朝政腐败不堪,百姓的田地荒芜,国家的仓库空虚,那么统治者离灭亡也不远了。显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事实摆在那里,也无须老子进一步点破了。这里,老子正是通过统治者走在大道和小径上的对比,来论述道的重要性。而实际上,统治者仅仅是老子举出的一个例子罢了。大道和小径的差别,其实具有更为普遍的意义。可以说,不止是治理国家,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存在一个走大道还是小径的差别;不止是统治者,任何人都面临着对大道和小径的选择问题。
 
在《道德经》中,老子反复告诫人们无论做人还是做事都要遵循道,也即要走平坦的大道。其具体的表现便是清静无为,克制自己的私欲,贵柔守雌,居下不争,做事顺应事物的本性和规律,不强行妄为。更具体点说,遵循国家法令和世俗道德.不过奢侈的生活,诚实守信,孝亲仁爱等等。如此,便是走在了大道上。而相反,过分放纵自己的欲望,对财富、名声过分贪婪,恃强凌弱,使用机巧追逐名利,违背道德,违法犯罪,舍本逐末,等等,则是走在了邪径上。而看一下我们的现实,可以说,有几个人真的是走在大道上呢?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偏离了大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虽然大道平坦易行,只要默默地走下去便可以到达目的地,但人们却总觉得平淡无奇、不刺激,没有激情,于是偏喜欢刺激、冒险、另辟蹊径,自以为能比别人更快地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其具体的表现便是世界上的人都喜欢耍小聪明,凡事投机取巧走捷径。而其结果轻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重则给自己带来大祸。
 
正如老子所说,大道是多么得平坦啊,为何偏偏要去走那些前途未卜、崎岖不平的小径和邪径呢?仔细想想,老子所说的“加入我稍微有些认识,就会在大道上行走,并且小心谨慎,只怕走上邪道”,并非是他故意夸张,对于看透了道的他来说,这应该是肺腑之言了!
 
王弼《道德经注》
 
若使我可介然有知,行大道于天下,唯施为是畏也。大道荡然正平,而民犹尚舍之而不由,好从邪径,况复施为以塞大道之中乎?故曰“大道甚夷,而民好径”。
 
设一而众害生也。凡物,不以其道得之,则皆邪也,邪则盗也。夸而不以其道得之,盗夸也;贵而不以其道得之,窃位也。故举非道以明,非道则皆盗夸也。
 
如果可以让我稍微有所知觉,在天下实行大道,只有施与和作为是可怕、不敢做的。大道是坦荡平顺的,而百姓还是舍弃不从,而更愿意走不正当的道路,何况领袖又通过强加影响来阻塞大道呢?所以说大道很平整,而百姓好走捷径。
 
一个虚妄的改变、作为就能引起一系列的恶果。任何事物,不是顺从规律得到的,都是不正当的,都是为私利而损害别人的利益。以吹嘘欺骗谋求利益而违背道的规律叫盗夸;不以道的规律,以不正当的手段来获取高贵的地位,叫做窃位。举不合道的现象来说明,不符合道的规律的行为都是不正当而有害的。
 
苏辙《老子解》
 
体道者无知无行,无所施设,而物自化。今介然有知,而行于大道,则有施设建立,非其自然,有足畏者矣。大道夷易,无有险阻,世之不知者,以为迂远,而好径以求捷,故凡舍其自然,而有所施设者,皆欲速者也。
 
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岂复饰末废本,以施设为事,夸以诲盗哉!
 
能够体察道的人没有什么丰富的知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行动,而能够依自然规律,让万物自然而然地变化。现在有了一点见识,想要将大道付诸实践,而有所建立、创造,事物不再是自然而然的状态了,这样够可怕的了。大道是平坦、简单的,不会遇到什么阻碍,而世人不知道,总觉得太绕远,而喜欢走捷径、求方便,所以说凡是舍弃自然规律,而有所建立、创造的,都是想把事情完成的快一点的人。
 
人们都机灵明白,惟独我糊里糊涂;众人都精审明察,惟独我浑浑噩噩。这不还是专注于次要的、表面的事情而丢弃根本,以建立、创造为主要工作,用欺骗夸大的方式来美化不正当的行为吗?
本站开通评论功能,欢迎讨论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