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过程就是自我淘汰的过程

【原文】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出自《道德经》第77章
 
【译文】
 
自然的规律,大概就像张弓射箭吧?举高了就压低一点,低了就抬高一点;弦拉过头了就放松一点,拉少了就加多一点。
 
【评析】
 
自然的规律,大概就像张弓射箭吧?举高了就压低一点,低了就抬高一点;弦拉过头了就放松一点,拉少了就加多一点。在商场中,什么样的情况都会遇到,这就要求管理者有一个机智灵活的头脑,善于随机调整,自我淘汰,然后自我刨新。
 
老鹰是世界上公认寿命最长的鸟类,它的年龄可以达到70岁。然而要活那么长的时间,它必须在40岁时作出痛苦而重要的决定。
 
当老鹰活到40岁时,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抓住猎物;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膛;翅膀也变得十分沉重,因为羽毛长得又浓又厚。这时,它只有两种选择:等死或是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150天的脱胎换骨。
 
若选择脱胎换骨,它必须很努力地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停留在那里,确保安全。老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候新的喙长出来。接下来,它会用新长出的喙把指甲一根一根地拔掉。当新的指甲长出来后,它再把羽毛一根一根地拔掉。几个月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它便又能够自由翱翔,重获30年的岁月!企业要想有长远的发展,有些时候就必须作出困难甚至是痛苦的决定。企业做大固然好,但问题也是如影随形的。正是因为“大”了,其“喙”、“爪”使得“执行力”衰退,其“毛”使“机体”日渐臃肿,“敏感度”也日益迟钝,对市场的反应能力大不如前,企业就面临着危机。这时候管理者就要痛下决心,革除弊端,重占市场。
 
英特尔公司前总裁安迪·葛罗夫认为,创新是唯一的出路。不淘汰自己,竞争就会淘汰我们。
 
综观综艺集团的发展历史,实际上就是一串不断否定自我、超越自我的脚印。
 
昝圣达在设计师做得得心应手的时候毅然辞职创业,因为他隐隐感受到了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美好前景;在服装内销市场做得红红火火的时候,他又突然改做外销市场,因为他预见到国内市场竞争的惨烈和利润的稀释;在稳坐我国丝绸服装出口企业的冠军宝座的时候,他又将投资范围拓展到木业,因为他意识到服装企业的增长速度已接近极限,企业必须寻找新的“舞台”;在国内大多数企业还没看懂资本市场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果断行动,为企业上市倾尽全力;在传统产业生意兴隆、万事如意的时候,他又一步步地介入高科技领域,从软件流通到软件开发,再到芯片设计,步步为营,棋棋领先。
 
昝圣达说,他的指导思想是“远离竞争”,在一个行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必须考虑新的投资方向以分散风险。因为一个过热的行业会吸引过多的竞争者进入,市场很快会因为竞争激烈而降低利润。转型总是痛苦的,尤其是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可昝圣达相信:“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与其承受被动改变的痛苦,不如主动改变,先苦后甜。”
 
一些媒体认为昝圣达是个资本玩家,昝圣达不赞同这个说法,他觉得自己是个实业家。他认为,传统产业做的是加减法,企业发展的速度相当有限;而运用资本经营做的则是乘法,速度大大提高;如果成功的资本经营再加上高科技产业,那么做的就是乘方了,能使企业以几何级数迅速壮大。正因为如此,发展到今天的综艺在项目选择方面,一定要科技含量高又有市场,门槛低的绝不进入。
 
昝圣达最关心的关键问题有三方面:市场在哪里?技术优势在哪里?成本优势在哪里?有些产品有很高的技术,但没市场,你卖给谁?有的有市场,但技术很低,谁都可以进入。两个问题都解决了,就要看企业的成本优势在哪里。
 
综艺选择的项目,基本上都是在各个行业占据第一、第二的位置。昝圣达认为,一流企业卖标准;二流企业卖品牌;三流企业卖技术:四流企业才卖产品。
 
昝圣达朝卖标准方向的努力,最终结出了硕果。由江苏综艺集团投资的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计算机芯片“龙芯2号”获得巨大成功,结束了我国信息化建设没有“中国芯”的历史。这样一个走在IT产业前端的现代企业集团却是从一家生产刺绣服装的村办小厂起家的,这正是昝圣达与时俱进、不断否定自我的结果。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说:创新的同时,必须学会放弃。创新组织不会为了要捍卫旧时的事物而浪费时间或资源。有系统地放弃昨天过时的事物,才能腾出资源到新工作上,尤其是最稀有的资源——才智之士。创新不仅是技术创新,还有战略、观念、组织、市场、经营模式的创新,例如戴尔就是靠经营模式的创新打败了技术先进的IBM和HP。重塑企业战斗力,必须全面提高企业创新力。自我淘汰的本质就是创新,创新的过程就是自我淘汰的过程,企业要想不被对手所打败,只有持续不断地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