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道”的轨迹进行授权

【原文】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出自《道德经》第21章
 
【译文】
 
大德的姿容,只依归道而行动。
 
【评析】
 
大德的模样,唯有跟随道而变化。此处的“德”不是指道德,而是指“道”的体现,就是说“道”是本源,“德”是它的展开。“无为而治”的理论根据就是“道”。
 
在老子的哲学体系中,道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复杂的概念,指的是浑然一体的宇宙本体,永恒存在的天地万物之源,运动不息而对立转化的规律和法则。老子的无为思想并不是一种西方意义上的知识学体系,而是一种生命的智慧,一种对“道”的追寻。老子的“道”学说,就是对宇宙万物的形而上的把握。它的宗旨,不在玄远的空洞世界,而在生活的实践之中。
 
所以说,管理者若想要达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无为管理境界,就要在管理实践中不断摸寻“道”的轨迹,提升自己的管理艺术。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如何让员工的能量得到最大化的发挥,是每个管理者都在思考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固定答案。作为管理者,应根据员工的不同阶段和层次,给予准确及时和针对性的指导。
 
在阿尔弗雷德·斯隆任通用汽车副总裁期间。通用总裁杜兰特经营管理不善,使公司汽车销售量大幅度下降,公司危机重重,难以维持,杜兰特因此引咎辞去总裁职务。作为副总裁的斯隆虽然几次指出公司管理体制上存在问题,但杜兰特未予以采纳。杜兰特下台以后,在通用汽车公司拥有最大股份的杜邦家族接管公司,并任杜邦为总裁。由于杜邦对汽车是外行,因此他完全依靠斯隆。斯隆对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整改措施。
 
斯隆分析了公司存在的弊端,指出公司的权力过分地集中,领导层的官僚主义是造成各部门失控局面的主要原因。于是他以组织管理和分散经营二者之间的协调为基础,把两者的优点结合起来。根据这一样主导思想,斯隆提出了公司组织机构的改革计划,从而第一次提出了事业部制的概念。
 
斯隆提出的这一系列方案,赢得了公司董事会的一致支持。于是,斯隆的计划开始付诸实施。
 
通用汽车公司在以后几十年的经营实践中,证明了斯隆的改组计划是完全成功的。正是凭借这套体制,获得了较快的发展。
 
根据斯隆的“分散经营、协调管理”这—原则,在经济繁荣发展时,公司和事业部的分散经营要多一些;在经济危机、市场萧条时期,公司的集中管理就要多—‘些。一些企业界人士认为,这是通用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斯隆在通用汽车建立了一个多部门的结构,这是他的又—个创造。他把最强的汽车制造单位分成几个部门,几个部门间可互相竞争,又使产品档次多样化,这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一种方法。
 
通用汽车基本上有五种不同的档次,这些不同档次的汽车有不同的生产部门,每个生产部门又有各自的主管人员,每个部门既有合作又有竞争。有些产品的零件几个部门是可以共同生产的,但各部门的档次、牌号不同,在式样和价格上各部门之间却要相互竞争。各部门的管理者论功行赏,失败者则自动下台。正是斯隆卓越的领导才能,使通用汽车公司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斯隆成功的手段就是分权制。一位大包大揽的主管是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十全十美的。在瞬息万变的商场上,管理者的判断往往会决定一个企业的成败。建立分权机制,在于有利企业灵活机动地处理问题,变一人独断为大家共同决定,这就大大地减少了判断错误带来的风险。
 
聪明的管理者即使自己很优秀,他也知道还有比自己更优秀的人,他的职责就是如何寻找并发挥这些人的智慧,来完成自己的工作。这正如管理专家旦恩·皮阿特所说:“能用他人智慧去完成自己工作的人是伟大的。”管理者的指导方式应该是“服务”型,即通过授权,给予员工更大的自主权去完成相关的任务,管理者转变职能为宏观调控者和服务者。
 
蒙哥马利,英国陆军元帅,著名将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曾率部与比、法军并肩作战。1948年,他任西欧联盟常设防御组织主席,后来又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洲盟军副总司令。
 
蒙哥马利总结自己多年的军事指挥经验,他归结为一个字:“人”。蒙哥马利非常重视人的因素.他说:“打胜仗的关键不仅仅是提供坦克、大炮和其他装备。我们当然需要优良的坦克和大炮,但是真正重要的是坦克里面和大炮后面的人。主要是‘人’,而不是‘机械’。”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用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来做人的工作。像他这样重视人的因素,在当时的军事将领中是极为罕见的。蒙哥马利善于授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蒙哥马利善于授权给参谋划长德·甘岗和以他为首的高效能的参谋机构,堪为典范。
 
1942年,蒙哥马利去开罗就任第八集团军司令时候,在亚历山大港的十字路口碰见了自己的学生兼部下——德·甘岗。蒙哥马利对这个头脑敏捷、足智多谋的年轻人很感兴趣,觉得他大有可为。另一方面,在蒙哥马利看来,在沙漠作战,事务繁杂,前几位军长都是事必躬亲事事都亲自过问,就像在森林里穿行一样,边走边剥树皮,停停走走,永远走不出森林,见不到整个树林的风貌。为了不陷入琐碎的事务中导致精力分散,蒙哥马利决定找个人来帮他。当天晚上,蒙哥马利就召集指挥官班子开会,当场宣布了他的大胆计划:任命德·甘岗为第八军团参谋长。这个计划事先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德·甘岗本人。英国陆军当时并没有参谋长这一职务,现在甘岗要做的一些事情原来都是由军长自己亲自做的。在宣布任命甘岗之后,蒙哥马利要求的具体做法是:让参谋长协调整个司令部的业务工作,对下传达蒙哥马利的指示对上报告部队及参谋们的建议;每次战役开始后,参谋长领导司令部,掌握战场情况协调部队行动,处理一般情况除特殊情况外,不得惊动蒙哥马利,并在与蒙哥马利联系不上时,指挥部队作战;一般情况下可以代替蒙哥马利参加各种会议和处理各项事务。
 
果断授权,乐于放权,使蒙哥马利在指挥打仗的时候,往往获胜后力量还绰绰有余,不会使自己的力量消耗殆尽。
 
“无为而治”强调了循“道”的行为方式。通观《老子》五千言不难发现,“无为”两个字出现频率多达十几次,无为而治的政治主张一直贯穿于《老子》的始终。《老子》的“无为”,并非是消极的什么都不干,而是要有所作为,是积极的、动态的“无为”,是为“为”而“无为”。
 
《老子》所说的“无为”其实就是“无违”,是顺道,即顺应世间万物变化的规律。依据“道”的理念看世间万事万物,其生长、发育都是自然而然的事。天地万物如此,人的思想行为方式也应该如此。人要按照“道”的“自然”和“无为”的本性,遵从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而不是以自己的主观意志横加干涉,使之最后出现“无为而无不为”的局面。
 
天下事物极必反,阴极生阳,阳极生阴,成事之人常以柔弱自处,以柔弱胜刚强,大智若愚,反而会事半功倍。管理者就要依照客观规律,积极引导组织自然发展,最后达到水到渠成的目的。
 
《道德经》中“无为而无不为”的管理哲学思想,是管理的最高境界,是人类生存和社会发展大成智慧的集中表现。对管理的组织者、管理者来说,掌握好“道”的法则,顺应团队的发展规律,把为人、治企或从政统一起来,充分发挥所有人的智慧,有利于提高管理效率和水平,自觉地为团队创造财富,更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