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不计回报, 世界会让您活得更好

我欲独异于人, 而贵食母 (出自道德经第20章)
 
太在意外物,心就会出现起伏,气血就没法通调
 
先讲一个故事,说古代有一位将军,能征善战,打仗从来不害怕。有一天,他在家里玩瓷器古董,这古董差点儿掉地上,还好他一手接住了。当时,将军的心怦怦直跳,脸上全是汗,于是他想:我能征善战,久经沙场,从来没被吓成这样过,为什么这一个小小的瓷器居然把我给吓成这样?
 
随即,他恍然大悟:原来我的心太在意这个瓷器了,觉得它太珍贵了,我的心被它奴役了。于是将军把瓷器啪的一声给摔碎了,心神又收回来了,为什么?因为不在意它了,所以不会受它惊吓了。
 
您太在意外物的时候,患得患失之间就会出现喜、怒、忧、思、悲、恐、惊,您的心就会出现起伏,这时候气血就没法通调。很多老中医淡泊名利,“我独顽以鄙”,家里摆设非常简单,他的心不为外界所奴役,所以气血通调。作为一个领导者,如果您能进入这种“我独顽以鄙”的状态,您的领导境界就很高了。
 
之前有新闻说华为的掌门人任正非,居然半夜在上海的虹桥机场打出租车!一年营收几千亿的大企业老板,正常情况下到哪儿出差都会有当地分公司的专车来接,从贵宾通道出来直接上车,那都是前呼后拥着走的——这是大老板应该有的排场,但是任正非出门竟然自己打车。
 
后来有网友又贴出任正非在摆渡车上的照片,摆渡车座位很少,乘客要站在那儿扶着栏杆。大家又想了,难道任正非不买头等舱机票吗?难道就没有人来接他吗?怎么自己坐摆渡车呢?后来任正非解释说,因为有下属在坐摆渡车,他一看到很有意思,就跟着一起坐了。您看人家一点儿架子没有。
 
又有网友贴出任正非在华为食堂里自己打饭的照片。大家更是议论纷纷,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很多领导是吃小灶的,然而任正非这样的大公司老板,却跟员工一起到食堂打饭吃。华为员工反映,任正非平时就是这样的。
 
这就是“我独顽以鄙”,我就保持一个本真、原始的状态,我原来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并不能因为财富、地位的改变,我的位置就改变,这样的人才能做大事。那种一到领导岗位就把自己摆在很高位置的人,跟员工拉开了距离,员工就很难真心追随您。所以,任正非的这种领导者品性,绝对可圈可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悟道之人不在意自己的利益,反而得到更多
 
“我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就是说悟道的人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有什么不一样?“贵”是尊敬、贵重的意思,“食”是吃的意思,“母”就是道的意思——《道德经》里出现过很多次用“母”来形容世界的根本,比如“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万物之母”“可以为天地母”,等等。这个“母”作天地的本原讲,这个本原就是道。所以老子讲的食母,就是用道的意思。
 
像任正非这样的领导者,这种高明的悟道之人,他不在意自己的利益,“众人皆有以”,我没有“以”。我该如何做?我奉守道,在道的层面去做事。什么是道?就是看清事物的本质,我们知道这些所谓行名的区分,那些地位名利等都是虚幻的。
 
我们要想幸福度过此生,就要为大家付出,为大家做事,不计回报。您放心,世界会让您活得更好,让您事业做得更大。但您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去做事的,而是为了众生去做的,您在这个层面上去做事,就是在道上行走了。
 
所以,真正的大道非常简单:无我利他,尽量为他人着想,为他人做事。您放心,道会让您活得更加幸福的。
 
老子在《道德经》这一章里反复讲俗人和“我”的区别,并不是老子在吹嘘自己、抬高自己。老子所讲的“我”,其实是悟道的人,是悟道的领导者,并不是老子自己;而“俗人”是指普通人,是那些没有悟道的领导者。
 
一旦我们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其实老子在本章一直在给我们讲两个境界的区别,我们越清楚这些区别,做事就越顺畅,心胸也会越来越宽广,悟道的那种境界,才是我们共同追求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