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现场有神明”

望呵,其未央哉!众人熙熙, 若飨于太牢,而春登台。 我泊焉未兆 (出自道德经第20章)
 
高明的领导者,胸怀宽广到没有边际
 
“望呵,其未央哉!”这句话在通行本是“荒兮,其未央哉”。帛书乙本中“望”字为其异体字“朢”,当辽远讲;“未央”就是没有边际,连起来讲就是辽远、深远得像没有边际一样。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一般通行本都解释成讲前面的“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人”,这些观念都是久远流传下来的。但我认为这话是讲高明的领导者的,是讲悟道的领导者的心胸宽广到什么程度。宽广到没有边际
 
。“众人熙熙,若飨于太牢 ,而春登台”,前面一般解释成:人群熙熙攘攘,大家都乐呵呵的。接下来通行本是“若享于太牢”。“太牢”在古代是一个专用术语,同时用猪、牛、羊这三种东西一起祭祀,才叫“太牢”,这是一种规格非常高的祭祀。
 
没有悟道的领导者,喜欢搞面子工程
 
“若飨于太牢,而春登台”一般解释成祭祀过后的供品,大家都拿来吃,高兴地享用,然后春天登到台顶上去,快乐地享受阳光。说人们都享受这个状态是可以的,但是不完整。从领导者的角度看这句话,就完全不一样了。
 
老子这段话讲的是,那些高明的领导者“望呵,其未央哉”——他们的心宽广到没有边际,跟其他领导者不一样。那么其他领导者什么样呢?
 
“众人熙熙”的“熙”当光亮讲,是光明、盛大的样子,意思是那些没有悟道的,追求名利的领导者,把自己的形象搞得光彩照人的样子。
 
“若飨于太牢”中的“飨”是吃饭,但是,这个“飨”吃的不是一般的饭,至少是盛大的宴会。《说文解字》说,乡人聚会吃的叫“飨”,后来把进贡的那些食品称为“飨”,实际上神享用这些东西这才叫“飨”。
 
“若飨于太牢”什么意思呢?绝对不是这些贵族把祭神的东西吃了,而是贵族觉得自己像神一样享用老百姓的贡品,这叫“若飨于太牢”。说的是有些领导者把自己位置抬得太高了,觉得老百姓给我进贡是应该的,所以他为自己捞取。
 
“而春登台”中的“春登台”是一种特殊的仪式,过去在春天的时候,是要组织重大仪式的,这个仪式叫“春社”,现在好多地方还留有这种唱戏、聚会用的社台。古人是要祭祀生发之神的,春天主生发、生植,万物开始复苏、孕育生命,这时候要祭祀生发之神,保佑氏族人丁兴旺,所以这个祭祀非常重要。
 
老子打了一个比方,说这些人形象特别高大,好像在享用那些“太牢”——好像春天要登台去祭祀那样,就是说这些领导者把自己的位置抬得特别高,觉得自己像神一样,大家得来祭祀我,所以大家看老百姓的“众人熙熙,若飨于太牢,而春登台”和领导者的“众人熙熙,若飨于太牢,而春登台”,解释是完全不同的。
 
有向道之心的领导者淡泊名利
 
“我泊焉未兆”意思是作为有道的领导者,我怎么样呢?“我泊”说的是,我却把名利淡泊了,没有搞得“众人熙熙”,把自己的形象搞得很高大。“未兆”指没有任何征兆,这样的领导者与那种把自己形象搞得特别高大的领导者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把自己的形象不断抬高,一个是自己不留形迹,淡泊名利,老子讲的是领导者境界的对比。
 
一种领导者是“众人熙熙”:形象很高大,经常出入各种场合,参加各种论坛……稻盛和夫先生曾讲过一个小故事:他年轻的时候热衷于参加各种总裁班,有一次总裁班在一个非常漂亮的温泉里开课,大家洗完了温泉,裹着睡衣,在榻榻米上坐下,等待听课。
 
主讲人是日本大企业家、本田的老板本田宗一郎,结果大家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这个办班的人就急了,不断地打电话。又过了好久,本田宗一郎来了,他穿什么衣服来的呢?他穿着工作服,浑身都是油,往那一坐,就开始发火,训斥大家:“你们跑这里来学什么东西来了?有什么好学的?我告诉你们,所有的经营秘诀都在一线,在生产现场,你们要到那里去才能发现经营秘诀,你们在这儿能学到什么东西?”就这样把稻盛和夫他们训斥了一通。
 
稻盛和夫就感慨道:“这才是真正的企业家啊!”他从此立下一个信念——工作现场有神明。当碰到解不开的问题时,到工作现场去,就一定能找出解决方案,这就叫“工作现场有神明”,坐在办公室里整天想是没用的。
 
本田宗一郎的风格绝对跟那种“众人熙熙”,把个人形象搞得很高大,“若飨于太牢,而春登台”的领导者完全不一样,他是满身油渍,穿着工作服,在一线低头认真工作的领导者,是真正的企业掌舵者,这是老子讲这话的真正含义。